禾杞

↓↓↓↓
主食 凹凸雷安/瑞金/雷卡
bsd新旧双黑
knb赤黑
mha物心物,主角大三角,爆切爆balabala(杂食!)
最近很喜欢有機酸和春卷饭,画师喜欢東洋醫學!()

雷点:生子!!(天雷,请不要给我喂相关安利。)
过度弱化受方,恋童癖。

最后,欢迎来找我玩!!!(你好啰嗦。)

小王子.02〈太中〉

*和祁双的联文…第一章在她那里,手机没法@所以…意念@祁双

*全程太宰第一人称,ooc,文笔非常,非常,非常辣鸡。

*《小王子》世界观,有改动。【加亮】

Chapter2.

  那个橘色头发的小人儿站在距离我几步远的位置盯了我一会儿,火红的披风在风中摆动着,他怀里的白狐狸也睁着玻璃珠一样的金色眼瞳盯着我,我回看这一人一兽,心里也奇怪为什么在荒无人烟的撒哈拉沙漠里会出现活人,难不成和我一样从飞机上掉了下来?

 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,那个小人儿撇了撇嘴,说了句刚才失礼了。

  说实话,我从他的语气里没听出一星半点的歉意或者类似的东西,倒是听出了一种理直气壮的高傲,像王子一样的。

  我摆摆手,表示不介意,当然也许我心里也是介意的吧?我在脸上摆出一副平时用来迷惑人的笑,其实只是麻木的把嘴角弯到一个看似完美的弧度罢了。

  他不再讲话,径直走到我旁边,在离我大约半步的位置坐下,背靠着我坠毁的飞机把怀里的狐狸放在了地上,狐狸磕上眼乖巧地趴在黄沙上,一动不动。

  “别摆出那副表情,很恶心。”

  那个小人儿把下巴搁在自己双膝上,嗓音有些闷的说出这句话。他的发被风吹乱,还有几根发丝被汗浸湿黏在他的脸上,看起来是因为某种奔波而非常疲累,但是怎么看也不像狼狈的样子。

  我也无力再去摆出笑容,更何况此刻已经无人想去欣赏我的独角戏,所以我也就收起了自己被人骂做“恶心”的表情,问了一句:“你叫什么?”

  他半晌也没说话,我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上衣口袋,想抽支烟缓解一下疲劳,毕竟明天早晨还要修理这架飞机,可我在口袋里摸了好久,只掏出了一包纸巾。

  “中原中也。”

  他忽然幽幽报出了自己的名字,一阵不小的风刮过,卷着呛人的黄沙扑面而来,我咳嗽了几声,又揉了揉自己被沙子糊住的眼睛,说:“真是个奇怪又难听的名字。”又说:“我叫太宰治。”

  他把身子缩起来,长长的披风盖住了他双腿,盖住了他大半个身子,他说:“没人想知道你的名字。”每个字都在大声叫喧着他对我有多嫌弃。

  我弯弯眼角,正想再随口调侃他几句再问几句关于他的情况时,我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,安安静静的样子倒是比炸毛时看起来可爱得多,怎么看都有点像童话故事里的小矮人,还是穿着王子华服的那种。

  我没有去吵醒他,只是靠在飞机冰凉的铁皮上,脊椎骨硌的有点疼。我闭上眼试图去休息一会儿,但是怎样都睡不着,所以我干脆睁开了眼,仰头望着鸦黑的夜空,直到双眼干涩酸痛到睁不开。

 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我就睁开了眼,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睡着,在大沙漠上能安稳的睡着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想着我看了看一旁睡得挺熟的中原中也和他的狐狸,感觉还挺讽刺。

  我爬了起来拍了拍粘了一身的沙粒,挺艰难地进到扭曲变形的机舱里拿出了一个工具箱,检查了一下飞机发现似乎七天内还可以修好,于是拿着水瓶喝了口水润润干到冒烟的嗓子,一滴水不小心从嘴角漏出,顺着我的脖子流下又被我缠绕在脖子上的绷带给吸得一干二净。

  我从工具箱里拿出工具开始修理,说实话,修理飞机耗时又耗力,我宁愿和女人纠缠也不想去修,可要是不修,我的下场无外乎是渴死,饿死或者晒死。虽然我热衷自杀,但是我丝毫不喜欢痛苦,这些死法都是我完全不愿意去尝试的。

  “你是坐这个东西从天上掉下来的?”

  中原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他扯着沙哑的嗓音这么问我,海蓝色的眸子眯了起来,一副完全没睡醒的样子。

  “是啊,中也你不会也是吧?”

 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他的问题,手上修理的动作也没停下。

  “不是坐你这个玩意儿掉下来的。”

  “不过也是从天上。”

  他站起来,没好气的应了我的话,接着又抖了抖自己的披风,扇出的风吹起了沙子,那只白狐狸被沙子糊了一脸,不满的睁开眼抖了抖耳朵。

  我瞥了一眼中原中也,问:“那你是怎么来的?”

  我实在是想不到除了飞机坠毁以外的理由,总不能说中原中也他是故意抱着一只狐狸从天上跳下来的吧?

  “跟着候鸟。”

  他又回到原地坐下,随手抓起地上的一把沙子又看着那把沙子从自己的指缝间漏走,碎在沙地中没了踪影。

  “候鸟?”

  我拧好手下的一颗螺丝,挑眉去看中原中也,心里自然是惊讶的,有一瞬间我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在沙漠里遇见了一个疯子。

  中原中也没接我的话,而是问我有没有水,他太渴了,如果再不喝水的话,脱水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。按理说我没什么义务给他喝我的水,毕竟我的存水也不多,但我还是把水瓶递给了他,怎么说也不能看着这沙漠上唯一能陪我说话的人活生生被渴死吧。

  他接过我的水瓶猛灌了两口,喝的太猛导致水流出来不少,浸湿了他领口的布料。我看着心疼,当然不是心疼他,是心疼自己的水。

  中原中也又倒了点水出来,捧在手心里喂给了那只白狐狸,我看着他手心里的水,思考着剩下的水还够我喝几天。

  他把水瓶还给了我,再次回到了原位坐下,抱起那只狐狸抚摸着它背上的毛。

  “水都白给你喝了,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吧。”

  “来这里之前的故事。”

  我停下来手上修理的动作,一边挽着袖子,一边对中原中也这么说。事实上我当时并没有对他的故事很感兴趣,只是想听听看,当做一个普通的故事。

  中原中也瞥了我一眼,快速掠过的视线尖锐的仿佛要在我脸上留下一道血痕,他说。

  “你真的要听?”

  “中也你说吧,我听着。”

  我弯起了嘴角,摆出了我最擅长的伪装。他和昨晚一样骂了一句“恶心”,骂完后他组织起语言,开始跟我说起他的故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 再次意念@祁双,第三章就在她那里了√

评论(2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