禾杞

↓↓↓↓
主食 凹凸雷安/瑞金/雷卡
bsd新旧双黑
knb赤黑
mha物心物,主角大三角,爆切爆balabala(杂食!)
最近很喜欢有機酸和春卷饭,画师喜欢東洋醫學!()

雷点:生子!!(天雷,请不要给我喂相关安利。)
过度弱化受方,恋童癖。

最后,欢迎来找我玩!!!(你好啰嗦。)

地狱[赤黑]


*不走心的超短摸鱼,剧情纯属扯淡,没有逻辑。

*ooc有,意识流×

*太辣鸡了…慎入慎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只小舟上。

  周围全是暗色的雾气,它们翻滚着,化成漆黑的鬼影,叫喧着朝我扑来,最终又在离我仅一寸的地方停下,化作失温的吐息喷洒在我脸上,连森白的獠牙也消失殆尽。

  我扶着木板坐起来,空气潮湿阴冷,木板快要腐烂发霉,冰凉的水汽从木板里渗出黏在我的手心和心脏上,挥之不去。

  我伸长颈脖去看湖水,听着木桨拍起的细小水花,划桨的动作惊动了水中的游鱼,它们没有惊恐地跳出水面,而是一条一条的聚拢在一起,像风暴,像漩涡,快速旋转着沉入水底。它们银白色的背鳍尖锐如刀刃,划破了水鬼修长的手指,流出的腥甜液体融进水里没了踪影。

  我听见了童话故事里人鱼优美的歌声,她们唱着不知名的歌曲,念着不知名的童谣,深紫色鱼尾的鳞片里渗出鲜红的血丝,长长短短的绕在圆润的褐色礁石上,有的长些垂了下来,像红线一样在末端缀上了一颗颗玻璃珠,那些珠子泛着水色的光泽。

  我收回了自己的视线,撑着船边缘的木板坐好,以免被人鱼诱惑人心的歌声迷了心神。

  小船不稳的摇晃了几下,脆弱的木板发出了“嘎吱嘎吱”要散架一样的声音。

  “先生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 一直在船头摇桨的少年忽然问话,他手下摇桨的动作并没有停下,只是慢了下来。

  四周雾影迷离,只能看见划船人的背影,依稀可见他有一头赤色的短发,一身赤色的长袍,鬓角略往上的位置能隐约看见一对角,弯起一个弧度,像是恶魔的角。

  我思考了好久才想起我的名字,我回答他:“黑子哲也。”

  我听见了铃铛的声响,循着声源望去,是那个划船的少年手腕上绑着的银铃,随着他手臂的摆动前后摇晃着,发出“叮叮当当”细碎的声响。

  “黑子哲也?”

  “在人间一定是个好听的名字。”

  雾薄了些,那个少年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我耳边,又转了两圈回荡在空旷的湖面上。

  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 我蜷起双腿,这么麻木地回应着他。

  “可惜,你现在已经死了。”

  他停下了划桨的动作,回过头来注视着我,手腕上的铃铛因为他的动作呜咽着,没一会儿又安静了下来。

  他赤金两色的异瞳直勾勾的望着我,视线刺穿我的皮肉,内脏和骨头,似乎要把我牢牢钉在那里,然而我再流不出一滴血,也感觉不到分毫的疼痛。

  “是啊,我已经死了。”

Fin.

 

评论(11)

热度(18)